木风萧萧

实力杰吹!!!来呀!造作啊!!!

这这是叶蓝的春天来了吗!!!虽然我站蓝叶😂

看这是什么!!!

邱乔 新星

cp:邱乔
文题无关,幼儿园文笔,众多bug,绝逼ooc

——正文——

“邱队,有时间赏脸一起吃个饭吗?”看到手机显示短信发送成功,青年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夜景,冬天的h市,已经开始飘雪了。

不一会儿,路灯下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同时,手机也震了一下,对方回复“下来”

青年轻笑一声,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脚步轻快地下了楼。

“吃什么?”“火锅吧。”青年,也就是乔一帆,回答。

第十一赛季的时候,邱非带领新嘉世重回联盟,至今已经过了三年。这三年里,嘉世成绩稳定,虽处于中下游,但也让人看到了崛起的希望,而嘉世队长邱非,也渐渐露出他的锋芒。

同样,这三年里,兴欣也表现出了它的实力,即使叶修退役,兴欣也没有像许多人想的那样不堪一击,虽然在第十一赛季连季后赛都没进,让不少兴欣黑蹦跶了不短时间,但在那之后,兴欣三进季后赛,甚至一次进入总决赛,惜败轮回,让给兴欣唱衰的人不少都闭了嘴。

但是,尽管兴欣成绩不错,这个赛季以来,兴欣众人都不敢松懈,甚至比以往每年都更想要拿冠军。从叶修退役后,兴欣由苏沐橙担任队长,而今年,她也要退役了。

在苏沐橙担任队长的几年里,她尽心尽力地为战队服务,用瘦弱的肩膀扛起兴欣的大旗,带着兴欣众人向着冠军前进,她的努力与付出,队员们都看在眼里,所以,他们更想在她退役以前夺得冠军,让她可以辉煌地离开。

所以,这个赛季以来,每个人都自觉地延长了训练时间,而其中,乔一帆更是比以往更刻苦一些。

在苏沐橙提出自己要退役了的决定的几天后,苏沐橙找乔一帆进行了一次谈话。

“我希望你可以在我走后接任队长的职务。”苏沐橙是这样对他说的。

“为什么?”但话才出口,他却已经知道了答案。

苏沐橙笑了笑,看向窗外。

这几年里兴欣发展稳定,战队逐渐完善,也办起了青训营,也发现了不少好苗子,但是都需要时间成长,而战队里原来的队员,却都不适合担任队长。乔一帆虽然不是最强的,但他的综合素质却是最好的,虽然只是辅助,但他能观察全局,把兴欣风格各异的众人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整体,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那天以后,苏沐橙在训练的时候公布了这个决定,所有人都很支持,乔一帆知道,这是他们对他的信任。从那以后,乔一帆更努力的训练,也花了更多的时间和苏沐橙学习,反复研究各大战队的视频资料,准备着接下这个担子。

这段时间,乔一帆和邱非也熟悉了起来。两人算起来都算是叶修的徒弟,再加上都是训练营出身,经历也颇有些相同,再加上都是同龄人,两个战队距离也不远,平时偶尔外出也是不是会遇到,乔一帆性子温和,遇到人都会打招呼,久而久之两人也熟悉起来,是不是还一起吃个饭。嘉世现在都是新人,兴欣众人也不是什么计较的人,于是两个战队关系也融洽,所以对于两人走得近,也没人说什么。

而在乔一帆开始为做队长而准备时,两人关系也更好了,甚至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质。

刚开始的时候乔一帆总是很累,突然开始要学习很多东西,再加上渐渐感受到的责任,让少年人陷入困境。那段时间里,乔一帆总是睡不好觉,整个人都很焦躁。后来,他想到了邱非,那个年纪轻轻就扛起了整个战队的少年,想了想,他发了条短信“一起吃个饭吗?”

初冬的夜晚已经很凉了,锅里的热气很快就凝成水汽,在两人之间翻滚,模糊了视线,没人说话,周遭的吵闹声似乎被什么挡在外面,听不真切,昏黄和灯光配上食物在汤中翻滚的声音,淡淡的温馨在两人间流转,催化了某种情愫的生长。

“沐姐想让我接替队长的职务。”乔一帆说完后一只手支着头,看向窗外。热气玻璃上的小水珠让人看不清窗外的景色,只看到一片片璀璨的灯火。“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担心我做不好,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然后,乔一帆听到了一个很乏味的故事。

“我原本只是嘉世训练营中的一员,没什么特别的,叶修前辈很照顾我,他总是很耐心,我从他那里学到的不只是游戏上的,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其中最重的,就是责任。”

“在嘉世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我看到的最多的就是深夜前辈一个人在训练室做复盘,研究各个战队,制定作战计划,做练习。”

“有一次放假,其他人都回家的回家,出去玩的出去玩,训练营只有我一个人,休息的时候我看到了路过的前辈,前辈看到我也很惊讶,却也没说什么,笑了笑过来和我打了一场指导赛。结束后和往常一样聊了聊一些事,我记得当时我问了他‘前辈很努力啊’,他说了什么我不太记得了,但是有一句话我一直记得。”

“他说‘你作为职业选手可以只有对荣耀的热爱,天分,努力,或者一些其它,但作为战队对长,必须要有责任和强大的自信。’当时我有些不太懂,后来自己当了队长,总算是明白了。”

“刚开始重建嘉世的时候,受到了很多阻力,但好像也不是很让人绝望,总有一条出路。队长不是个轻松的位置,但总得有人去做。”

很奇怪,邱非明明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但乔一帆心中的迷茫和焦躁似乎都消失了,他竟感到一丝甜蜜,无声得笑了笑,对面的邱非却惊奇得说:“我是说了什么好笑的话吗?”“没有没有!”邱非无奈,“看来以后会有一个强大的对手了啊。”“谢谢了,邱队。”少年却眉眼弯弯,隔着水汽没看到对面青年通红的耳垂。

那天以后,兴欣各队员都感到乔一帆的变化,他开始成长成一个队长的模样。

既然队员选择了自己做队长,说明他们都是认可自己的,不能只是依靠他们了,也要试着成为他们的依靠,庇护他们才行啊!他们都相信自己,自己也要相信自己啊!

同时,乔一帆和邱非关系也更好了,俩人时不时一起去吃个饭,训练之余也切磋两把,或者开着小号去游戏里抢boss。不明的情愫也破土而出,生出幼芽,颤巍巍的生长。

还是老地方,同样的场景,乔一帆一手撑着头,看着窗外的雪花。气氛还是一样的宁静,温馨。“对了,快要到圣诞了吧。”邱非愣了一下,不知道乔一帆说这话有什么意思,但还是回了话,“是啊,有什么安排吗?”“嗯……没有,你呢?”“应该是要训练吧,这赛季各个战队都有新人出道,都不简单,是要好好研究一下的。”“啊,差点忘了我也是要拿冠军的!”乔一帆突然坐直身子,睁大眼睛看着邱非,邱非被乔一帆的动作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却轻笑一声,“谁不是啊。都想拿冠军啊。”“那么,一起努力吧!”

圣诞节如期而至,而乔一帆内心并不平静。这几天来都忙着训练和比赛,他和邱非的交流并不多,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件令他微感恐慌的事,他喜欢邱非。这个认识也让他更不敢去联系邱非,只能让自己不去想这些,所以他用更多的时间去训练。看着他高强度的训练,陈果心里有些担心,正好趁着圣诞节给他放假让他去休息。

闲下来的乔一帆猝不及防的被邱非占领了整的心房。乔一帆细细梳理了与邱非有关的所有经历,才发现原来这么久了,而不过几天没见就已经开始想念对方。乔一帆不是会退缩的人,既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思,也不会搁置在一旁置之不理,于是,他很干脆地约了邱非出来。

本来只是想见一面缓解一下多日的思念的,却在看到少年的一瞬间多巴胺分泌过多一时冲动表了白。看着对方有些错愕的脸乔一帆一时有些懊恼自己怎么一时冲动就说出了口,但是说都说了也只能等待对方的回应了。

“真是惊喜呢,”邱非顿了顿“但是现在不能在一起啊。”说完揉了一把乔一帆的头发,软软的,却又很坚韧,就像它的主人一样。闻言乔一帆却呆住了,原来…这是一场双向暗恋吗?

“那么,等这赛季结束,就在一起吧,怎么样?”邱非又说,“好啊,那你要说话算话啊!”乔一帆眼中闪耀着耀眼的星光。伴着雪花与承诺,一个吻,悄悄地落下。

END

好啦!我知道我文笔不好,但是不写我真的不高兴,对小乔邱非不是很了解,希望没有太崩,就这样吧

蓝叶 无题

落雪纷扬覆蓝桥,谁人提剑踏桥归。
河清水映故人面,世称绝色无可拟。
携手故人归故地,无惧风雨付一笑。
雪染天地成一色,与君白首共此生。

随便写写。
蓝叶党绝不认输!

蓝叶 小蓝生日快乐!

私设蓝叶在一起了,世邀赛很久后
身高年龄的bug就让我们忽略它吧
ooc我的锅

下班后,许博远拒绝了春易老他们出去庆祝的提议,直接回了家。

自从他和叶修在一起之后,俩人就住在一起了。许博远白天蓝雨俱乐部的工作,叶修就在家打打游戏。叶修退役了是真的退的干净,再没有操心兴欣的事务,只是是不是帮着抢个boss或者远程指导一下几个后辈,平时就开着小号去竞技场虐菜,或者去给其它公会捣捣乱,各大公会负责人恨得牙痒痒,只盼望哪路大神能收了这个祸害。

今天许博远生日,早上出门前叶修和他说让他早点回家,也不知道是准备了什么惊喜还是惊吓。

和叶修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好歹也摸清了男朋友的性子,是个很稳重的人,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但是……时不时的小调皮却又实在让人不能太放心。算了,还是早点回家吧,一天不见也是怪想念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早晨起床时叶修的模样,小脸红彤彤的,凌乱的刘海搭在额头,眼睛微微闭着,脖子上印着一颗鲜红的草莓,昨晚有些激烈,到了后半夜才睡,叶修的嗓子也有些微微沙哑,想着这些,许博远面色渐红,又想到出门时给叶修留了饭,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吃饭,便又加快了步伐。身后传来春易老他们的调侃:“有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是啊是啊,小蓝都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小蓝了。”“浑身散发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听到的许博远想臭就臭吧,总比单身狗的清香好。

回到家打开门发现一切还正常,走到客厅却发现屋子和往常不太一样,堆上了一堆盒子,正想问叶修是怎么回事,却看到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许博远知道叶修会做饭,也还不错,但平时做饭之类的事都是自己来做,他可舍不得让叶修的手去碰这些东西,再说了万一伤到手了怎么办?还不得心疼死。

许博远走到厨房从后面拥住叶修,下巴搭在叶修颈窝蹭了蹭“价值几百万的手做的饭,这个生日,值了。”“说什么呢,快去洗手准备吃饭,还剩一个菜了。”“我来吧,你去歇会,昨天够累的吧,今天还这么精神,腰还酸么?”说着还揉了揉叶修的腰。“你快闭嘴吧!出去出去别打扰我!”果然,叶修的耳垂红的能滴血,说着便把许博远推出了厨房。

虽然他们在一起不久了,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但叶修每一次都会害羞,真是意外的纯情呢,脸红的叶修也真是可爱呢。

菜也只是简单的家常菜,但许博远觉得就是特别好吃,或许是里面有家庭的温馨吧。

等一切都做完了以后,叶修拉着许博远来到那一堆盒子面前,示意他拆开,到此,许博远可以完全确定男朋友这是要给他过一个正经的生日了,于是也放心的开始拆盒子。

第一个盒子是一个小长命锁,许博远有些疑惑,看向叶修,叶修却只是笑着看着他,让他继续。那个笑不同于以往的慵懒,带着浅浅的温柔,晃了许博远的眼。

最后那些盒子是叶修和许博远一起拆开的,里面都是些不同的东西,数了数恰好是从出生到现在一年一个,最后,叶修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的钻石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过去你的人生我没能参与,过去的生日礼物我也补上了,那么,以后的每一个生日,我们都一起过,好吗?”叶修说着,同时也把盒子递给许博远,里面是两枚对戒,款式大方简洁,很适合他们。叶修看着许博远,许博远却红了眼眶,一把抱住叶修“叶修……”“啊。蓝桥大大这是感动的要哭了吗?那到底是同意还是反对呢?”许博远放开叶修,双手扣着叶修肩膀,“以后可不许反悔。”“不反悔。”

第二天,微博炸了。

叶修V:下半辈子就交给你了,我的蓝桥大大@蓝桥春雪 [图片]

叶修的微博上配了一张两只手十指相扣的图片,两只手的无名指上一对钻戒熠熠生辉。

不一会儿,许博远转发了微博。

蓝桥春雪V: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我的叶修大大❤@叶修 //叶修V:下半辈子就交给你了,我的蓝桥大大@蓝桥春雪 [图片]

END

好了,终于写完了,十分简短的一篇,忘了小蓝的生日于是愧疚的我来发文保粉籍了,蓝桥大大你相信我我真的是粉(´╥ω╥`)!!!也不知道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也尽力了。那个送礼物的梗好像是空间看到的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最后,小蓝生日快乐!!!
蓝叶大旗永远不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祖帅炸!!!夷陵老祖座下走尸前来报道!!!

日漫风的张佳乐

哲平酱还在努力,文清酱也没有放弃,霸图的各位都在努力,我又怎么可以成为他们的累赘呢?就算是幸运E的我,也有必须要赢的理由啊!

蓝叶 我家领队恋爱了?!!对象不是我?!!(all叶汤底)

一个小脑洞
ooc哈
那么就开始吧!

休息的时候叶修电话响了,叶修看了眼来电显示后,一脸笑意的出去接电话了,留下一队痴汉在休息室里望着他的背影。“我觉得老叶恋爱了。”黄少天难得得只说了一句话,“我也这么觉得,”喻文州说“我好几次在房间听到叶修和人打电话,语气十分亲密,眼神也很温柔。”“我也是我也是好几次还看到叶修和人发短信,表情十分辛福。”“老叶恋爱了那我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想都别想!老叶是我的!!!”“………”“………”一群痴汉开始讨论叶修的归属权。“我们要弄清楚事实的真相再决定行动方案。”最后,由严谨的张新杰做出总结。

晚上
荣耀职业选手群
夜雨声烦:老叶老叶老叶!快出来!@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
君莫笑:干嘛啊,打荣耀呢
夜雨声烦:老叶你是不是恋爱了你!!!快说!!!
君莫笑:是啊

顿时,各个职业选手的房里一片寂静

索克萨尔: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还是喻文州先反应过来

君莫笑:你们都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们都知道了呢
王不留行:是谁?
君莫笑:小许啊
王不留行:谁?
君莫笑:许博远,蓝河,蓝雨的
索克萨尔:公会派去第十区开荒的?大号好像叫蓝桥春雪?
君莫笑:是啊
君莫笑:不说了,他给我打电话了

这个他是谁,不用想都知道

“小蓝啊,这么晚还没睡呢?”
“公会有点事,忙得有点晚。”
“今天那些人问我是不是恋爱了,我就说是啊。”
“然后呢?”
“然后就没人说话了,过了会文州问我是谁,我就把你给供出去了。”
“……然后呢?他们怎么说?”
“然后你就打电话过来了啊。哎小蓝你说他们会不会接受不了啊?领队居然喜欢男人唉”
“当然不会啊”废话当然不会他们只会接受不了那个人是我“别想那么多了早点休息吧”
“嗯,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的叶修想起了那个远在海外的人。

其实叶修很早就听过蓝桥春雪的名号。那时候职业选手已经很久没在网游中出现了,于是冒出来了许多高手,而在神之领域各大公会的高手也经常交手,嘉王朝和蓝溪阁交手过几次,对蓝溪阁的五大高手的评价褒贬不一,但许多人对那个蓝桥春雪印象都不错,也起过拉拢的心思但后来都放弃了。叶修就是那时候听过这个名字的,只是后来战队成绩越来越差,忙于战队的事,渐渐地就把这人给忘了。直到第十区开服,遇到来开荒的蓝河,得知他的身份后才又想起来。
而后来抢boss的时候总是遇到这个人,兴欣成立的时候,这个人又来了小号来做卧底却被他忽悠去给他管理公会,渐渐才发现这个人在心里的位置越来越重。
兴欣夺冠那天晚上,许博远来找他,和他说他喜欢他,一切都那么自然,水到渠成一般,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叶修又想起了那个晚上,他正准备出去买点东西,却在酒店门口看到一个人,那个人看到他明显愣了一下,但又立马冲过来“叶修”“蓝河?”“嗯,叶修,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好吗?”许博远紧张的望着叶修,叶修愣了一下,随即又笑着说“好啊”
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了,许博远十分照顾叶修,两人相处十分自然,仿佛在一起了很久。直到叶修去了苏黎世,许博远给他买了手机,然后每天在没有比赛的时候早中晚各一个电话。他们很辛福,以后也会一直幸福下去。

十年蹉跎君莫笑,一朝醉酒卧蓝桥
END


在最开始只是想写一个小故事,就是世邀赛期间叶修一直和别人打电话,然后各职业选手就怀疑叶修恋爱了,然后后面我还没想好,本来是想写论坛体的,但是不太熟,然后今天要去学校了,以后都没有手机,就逼迫自己写了下来,但是写的时候十分自然,这就是我心中的故事,聊天那一段写的不太好,首先是不熟悉这种聊天体,然后就是记不太清国家队的成员和对应账号卡的名字,最后就是对各个人都性格把握不太好,感觉写到最后和题目没什么联系了啊,我的锅
就这样吧

啊才发现可以修改我也是蠢▼_▼

为什么跳舞

ooc预警
话不多说,开始

思追
某日,金凌去找蓝思追,找遍了整个云深不知处都没有发现思追的身影,当他终于找到思追的时候,他发现……蓝思追竟然在跳舞!!!他怀疑这是假的蓝思追。他不相信眼前这个又骚又浪的人是蓝思追▼_▼(冷漠脸)他转身准备离开却听到身后有人叫他“金凌?”不,我可能是假的金凌。继续走。身后的人拉住他,转身。蓝思追看着一脸懵逼带着恍惚的金凌不禁想笑,但是眼前貌似有更重要的事。“我小的时候被魏前辈埋在夷陵乱葬岗,身体好像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时不时会……嗯……跳舞,我控制不了”蓝思追有些尴尬,被爱人撞到自己跳舞还是这种羞耻的舞虽说这么多年早已不会大惊小怪了但还是觉得好尴尬啊这么解释阿凌会不会相信啊虽然是事实但是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啊阿凌会不会以为我是神经病啊阿凌会不会嫌弃我啊阿凌要分手怎么办啊!!!然而,终于反应过来的金凌发出一阵狂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蓝思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笑得快要站不稳的金凌,蓝思追松了口气,叹了口气上前一步,用唇堵住了金凌的笑声。

后来,金凌:都怪那个姓魏的

温宁
一日,因蓝湛有事回了云深不知处,魏无羡没有跟去,过了几天无所事事的日子觉得太没意思,他突然想起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的内容,御尸者可用特定音律是走尸随乐起舞,不同音律有不同效果。果断起身。找到温宁的时候,他正与蓝思追和金凌在一处山林中,看起来是在夜猎。看到魏无羡,“魏前辈。”“公子。”蓝思追和温宁同他打招呼,金凌哼了一声扭过头去。魏无羡不在意,笑了笑说“来来来给你们看个东西,温宁,过来一下。”看着魏无羡脸上的笑,温宁虽是凶尸却也感到脊椎发凉,但还是过去了。蓝思追不知道要干什么,依然看着,金凌依然面朝另一边。“看好了。”话音未落,一镇笛音响起,曲调谲然,同时,随着笛音温宁的身子也动了起来,蓝思追觉得眼前的一切太玄幻了,听说过御尸者可以控制走尸,没听说过还可以让走尸跳舞的啊?!!看着温宁的动作,魏无羡脸上的笑意更深,随即又换了另一个曲调,温宁的舞蹈也换了一个风格,蓝思追想笑却只能忍住,金凌也忍不住转了过来,一瞬间也有点想笑,当笛音停下的时候,温宁却用最快的速度冲进树林消失了,魏无羡笑得停不下来。

啊,如果外界的人看到如此奔放的鬼将军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含光君
蓝湛回来后,魏无羡把温宁的事告诉他,蓝湛没说什么,只是抚了抚他的发。不久后他们一同去附近的小镇上采买,午时便在一处饭馆吃饭,蓝湛喝了一口店家送来的水后却突然闭上了眼睛,睡着了,魏无羡有些惊愕,喝了一口却尝到酒味,原来是酒,只是不知为何闻着却没有一丝酒气。魏无羡连忙付了钱便扶着蓝湛离开了,路过一处树林的时候蓝湛睁开了眼睛,拉着魏无羡跑进树林的一块空地上,扯下魏无羡腰间的陈情,递给魏无羡,“吹”魏无羡知道这时候只能顺着他,便拿起陈情,“蓝二哥哥想让我吹什么啊?”“吹”依然只有一个字,魏无羡无奈,正准备吹,突然想起什么,勾唇一笑,笛音逸出,赫然是忘羡,然而,笛音想起,蓝湛也有了动作,伴随着忘羡舒缓的曲调,蓝湛动作轻柔而又有力,白色的衣角随着动作的起伏而飘舞仿若翻飞的蝴蝶,阳光穿过林间的树叶撒在蓝湛周围,一时,这林间仿若梦境。一曲终了,魏无羡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当笛音再次响起时,却已变成了花街柳巷中流传着的淫词浪曲,而蓝湛的动作也变得妩媚妖娆,脸上虽没有表情,却是一番滋味,撩人心动。这一曲十分漫长,结束时蓝湛也差不多酒醒了。见他醒了,魏无羡将他扑倒在一旁的草丛,带着笑意说“含光君真是奔放啊!”蓝湛不解,却也感受到了魏无羡身体的异♂样………………

含光君真是奔放啊

舅舅
此时的江澄无比痛恨体内的这颗金丹,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从早晨起这颗金丹就在发热,而午饭后,流经金丹的灵力就不受控制,到了刚才,灵力居然反过来控制了他的身体,他开始不受控制得跳起了舞!!!而且动作色♂情孟♂浪,若是有人看到必定会鼻血横流,幸而没人敢闯江宗主的房间

这可能是个假的江宇直但一定是真金丹
不愧是老祖的金丹

突如其来的脑洞

白月初:呦,王少爷王富贵!
王富贵:不准叫我的名字!!!
白月初:那……叫你……
许博远:…王大眼?
王杰希:o_O?

声优梗真的很好玩啊😂😂😂